非洲时报

首页  >> 南非华社  >> 查看详情

法轮功“四大家族”疯狂敛财 见证弟子们的血与泪

2023-04-21 15:42:27 来源: 非洲时报 阅读 (15072次)

近日,中国反邪教网报道外媒一则消息,“法轮功”的“神韵”团体在美国爱达荷州博伊西州立大学内的莫里森中心(Morrison Center)演出,借此敛财。演出门票价格高达80美元到150美元不等。不仅如此,在演出现场入口处还有书籍、录像和流媒体服务进行出售,可谓敛财花样繁多。

李洪志通过“神韵演出”敛财,敲骨吸髓

李洪志捞钱向来不择手段。李洪志传播“法轮功”初期,靠“治病”、举办培训班聚敛了大量钱财。此后,又通过大量印制书籍、录音带、录像带、VCD等,骗得了巨额钱款,偷逃了大量税收。李洪志在北京、长春拥有数处豪宅、多辆轿车,过着奢侈的生活。

▲李洪志在北京时购买的汽车、房子、高档消费品

如今,在“法轮功”网站上,李洪志高价出售全套“讲法”书籍、音像制品、敬拜檀香,价格上百元至几千元不等。

▲法轮功网站公开兜售的书籍

出逃境外后,“神韵演出”成为李洪志敛财的核心工具。

“法轮功”的神韵艺术团一年演出几百场。如按每张50-150美元门票价,粗略估计“神韵演出”票房收入达6000多万美元。演出场次多,收入就多,钱就像流水一样进入李洪志的腰包。李洪志再三强调,“我们的票价应与社会精英的收入水平相符”,“不管在哪个城市,最低票价为500美元”。巴西“论坛”杂志新闻网有记者发表评论文章指出,在巴西圣保罗开演的“神韵演出”票价468至1050巴西雷亚尔(约合613元至1375元人民币),看完演出的观众纷纷表示上当受骗,原来这是一场质次价高的邪教演出。

李洪志捞钱的另一个渠道为募捐。台湾地区的“法轮功”组织招募“神韵之友”创始会员,需捐款新台币5000至50000元,累计收会费约2000多万新台币。根据美国非营利组织收入申报网公布的2017年“免税组织收入申报表”显示,“神韵艺术团”“捐款和赠款”接近900万美元。当然,这些收入只能由李洪志来笑纳。

由于“神韵演出”质量低劣,内容粗俗不堪,上座率不高,李洪志就要求弟子走出去推票,但局面仍然是票卖不出去。既然“没做好,剩下票了”又不让降价,弟子们只好自购高价票然后再送票,李洪志剥削弟子可见一斑。

李洪志是“神韵演出”的创始人和幕后老板,妻子李瑞为“神韵艺术团”的财务总监。由此可见,李洪志一家是“神韵”的真正掌控人。

从“四大家族”敛财看,上行下效同样盆满钵满

有什么样的“师父”就会有什么样的弟子。“法轮功”的高层弟子由于身处李洪志身边,长年耳濡目染,受其影响,敛财手段同样心狠手辣,贪得无厌。

众所周知,“法轮功”邪教组织的“四大家族”以李洪志为首,包括叶浩、张尔平、唐忠三家。这“四大家族”把持着“法轮功”的“神韵”“佛学会”“大纪元”媒体等机构。

“四大家族”变着法子将钱揣进个人腰包。首先,通过核心岗位的“高补贴”,“法轮功”组织的巨额经费源源不断地流入了“四大家族”的腰包。叶浩家族掌管着“法轮功”的“资讯话语权”,反华势力对“法轮功”的政治和巨额经费支持,也大都是通过叶浩所掌控的“佛学会”进入。叶浩家族将“佛学会”系统人员牢牢控制,还以金钱和“封官”手段拉拢各国“法轮功”组织的高层人物为其羽翼。张尔平家族拼命“捞钱”,美国民主基金会的资助资金几乎有一半落他口袋里去了,但真正用于“法轮功”各项事务的资金不到一半,剩下的去了哪都是一本糊涂账。有弟子估计,前几年(指2014年前)张家至少“赚”到了200万美元。张尔平的老丈人陈汝棠荣任“神韵巡回艺术团”总监、巡回艺术团乐队指挥,丈母娘陈凝芳任“神韵巡回艺术团”乐队队长,都是肥缺。张尔平家族凭借其是“法轮功”新闻发言人、“法轮功国际人权委员会”主席等名目成为名副其实的“捞钱家族”。唐忠创办《大纪元时报》,曾担任“大纪元”总裁职务,把握着“法轮功”的“政治命脉”,“大纪元基金会”收到的捐赠也要经过唐忠之手,拔一层毛。“四大家族”通过占据各项目“负责人”的位置,掌控各种资金的绝对支配权,通过向“大法弟子”们募集捐款、网站广告创收,兜售“舞蹈大赛”“声乐大赛”的音像版权,为所欲为,既达到敛财目的又得以控制整个“法轮功”组织。

由于李洪志要求弟子不许质疑,不许监督,这等于给“四大家族”成员中饱私囊开了方便之门,各家也都赚得盆满钵满。如据《华侨时报》报道,2001年,加籍华人凯西林女士就曾遭李洪志的弟弟李东辉诈骗5万美元,用于“印制一批法像、书籍、横幅、标语”和建“练功基地”。毫无疑问,这些人是食物链的高端层,是李洪志安排下的寄生虫,他们靠基层弟子的“捐献”而荣华富贵。

从普通“大法”弟子看,受尽剥削,困苦不堪

“法轮功”的“四大家族”成员个个身居要职、地位显赫,住豪宅,开豪车,生活优越。而普通弟子为了“圆满”美梦,要上街或去各社区“推票”,要半夜起来塞传单发资料,生病了也不能休息,有些甚至还要住在几十个人一间的“难民营”。骨干弟子李大勇生前为“法轮功”不惜卖房子,他病亡后,其妻刘鸣鸣只能窝居在狭小的出租屋内以泪洗面,痛不欲生。据“法轮功”一老弟子透露,“法轮功”替他人办所谓“难民”身份,一次收费2000至3000美元,没办成也不退款。当钱都用得差不多时,“法轮功”骨干就开小会,商量如何从弟子身上再弄钱。

“法轮功”媒体需要大量广告推销员。李洪志采取的是让弟子们义务推销,零成本牟取暴利。为降低运营成本,李洪志发明了“法轮义工”,让弟子们无偿为之服务,而众多弟子因食不果腹,营养不良,常年劳累,有病不治,死伤众多。如北美“法轮功”骨干柳济南摔死在“龙泉寺”建筑工地上;在“龙泉寺”驾驶挖土车的义工江庆贵病死在回台路上;负责“龙泉寺”土建工程的行政主管韩振国因肺癌死亡;多次到“龙泉寺”做水泥工的谢春宜病亡。据不完全统计,2006年以来,已有40余名境外骨干因病死亡,这些人死亡后多被草草安葬。

▲因病早亡的部分“法轮功”骨干

“法轮功”的“神韵”演员报酬极低,“其实就是找个旅馆,把‘神韵’安置下来住下。每天给他们准备点饭,买盒饭也可以,或者是吃快餐,都可以。”吝啬到极点的李洪志为了堵住他人悠悠之口,却说,“神韵赔了”!如此“穷庙富方丈”,那么,李洪志在美国的十余处豪宅是怎样来的?李洪志一家子在美国吃喝玩乐的花销来自哪里?

▲2017年,李洪志以239万美元出售在美豪宅

这是一幅何等富贵与贫穷相对照的群丑图景,以李洪志为首的“四大家族”将“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恶俗演绎到了极致,让世人看清楚“法轮功”“修炼界”的无耻、贪婪、虚伪和无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