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时报

首页  >> 非洲观察  >> 查看详情

“师母”李瑞:“法轮功”的藏镜悍妇

2024-05-07 22:34:24 来源: 非洲时报 阅读 (9949次)

因版权问题和受“法轮功”公开羞辱,虞超,一个出身名校、曾经名扬海外且受过李洪志“指点”的弟子,近期不断通过海外社交媒体平台曝料,使得像李洪志之妻李瑞这样之前很少受人关注的“法轮功”“皇族”人物,逐渐浮出水面,成为外界观摩“法轮功”光怪陆离内幕世界的一大看点。

▲近期曝光李洪志夫妻种种黑幕的“法轮功”前成员虞超

平凡当家媳妇

李洪志的老婆跟他同姓,名叫李瑞。1978年,李洪志所在的森警支队文宣队解散,他留在了部队招待所当招待员。后经人介绍,认识了当时在朝阳浴池做收银员的李瑞。父母离异、母亲多病、兄弟姊妹又多,李洪志彼时家里条件很不好。好在李洪志长相倒也周正,李瑞没嫌弃李洪志的家庭条件,两人结了婚。婚后,李瑞家施恩于李洪志,于是李洪志通过李瑞父亲的关系于1982年4月调进了吉林省长春市粮油供应公司吉林大街粮管所工会任干事(以工代干),同年6月女儿李美歌出生。

▲李洪志(右)、李瑞(左)与女儿李美歌(中)

1983年4月,李洪志借调到长春市粮油供应公司保卫科任干事(以工代干),并于1984年3月经长春市人事局批准转干。在粮油公司上班的时候,李洪志是公认的好丈夫、好爸爸,他几乎是天天接送孩子,开家长会都是他去。有的时候幼儿园有事儿不开园,他就把孩子领单位来,他照顾孩子照顾得特别好。应该说,李瑞的工作并不辛苦,李洪志如此“自愿”辛苦带孩子,不能不说在夫妻两人世界里,李洪志多多少少有点“妻管严”。此时的李瑞,作为妻子,除了在李洪志面前气场强势一点外,过着平凡无张扬的生活,总体上是一个说得过去的李家当家媳妇。

不过,随着李洪志跟风后来的“气功热”并自立门户“法轮功”走上坑蒙拐骗的邪教之路,李瑞的人生之路也发生了180度的转变。

从公开资料来看,李瑞在“法轮功”的存在感极低,这不但体现在李洪志国内操作运营“法轮功”的过程中基本没有抛头露面,也体现在李洪志逃到国外后,她也不曾公开在“法轮功”各种项目上担任职务。在“法轮功”内,李洪志的直系亲属或与李氏家族有姻亲关系的,被弟子们尊为“皇族”。相比来说,李洪志的其他“皇族”亲人,如大妹李君担任新唐人电视台节目主持人、妹夫李继光担任大纪元集团总裁、女儿李美歌担任神韵艺术团副团长等,他们学历或履历中或有过类似经历,或像李美歌那样耳濡目染过。而正式职业中仅做过浴池管理员的李瑞,无论是学历还是能力,都有很大欠缺。可以说,作为李洪志的身边人,李瑞在某种程度上是“法轮功”中拿不出手的“藏镜人”。

不过,李瑞这个“藏镜人”,随着互联网资料的披露和诸如了解“法轮功”内幕的虞超等人的曝光,李瑞的形象,从“当家媳妇”一变为利欲熏心、权焰嚣张的“轮中悍妇”。

亿万富婆

据中国反邪教网和凯风网早前曝光,经过多年经营,李洪志家族在美国至少有11处房产。这些房产中,登记在李洪志名下的有3处,李瑞名下的2处,李洪志女儿李美歌名下5处,李洪志大妹李君房名下1处,价值人民币上亿元。

据2017年一则《李洪志以239万美元出售在美豪宅》的消息称,李洪志曾高价出售在美国新泽西州的一处豪宅, 面积为676平方米,有7个卧室9个卫生间,网上报价239万美元,折合人民币1614万元。该房产登记在李洪志妻子李瑞名下,具体地址是新泽西州博根县伍德克利夫湖镇亨特路9号。

▲李瑞所拥有豪宅的部分房间照片

配享“生祠”

李洪志逃亡美国后,2001年前后开始在纽约州北部的奥兰治县鹿苑镇附近修建“法轮功”总部兼个人庄园龙泉寺。龙泉寺对外称呼“龙泉寺佛学公司”,因位于一小山坡上,“法轮功”内部称呼为“山上”。龙泉寺内修建有唐式佛教大殿、禅房等。

▲李洪志在纽约州北部修建的豪华总部兼庄园

据一位到过龙泉寺的俄罗斯女弟子透露,大殿内供奉的不是佛像,而是李洪志及其妻子李瑞、女儿李美歌三人的雕像,也就是所谓的“生祠”。在世的“宇宙主佛”李洪志,由在世的妻女配祠,每日享受龙泉寺自产的香火供奉。李洪志和李瑞日常生活在龙泉寺,弟子刚在李家三个木偶前上香朝拜,转身又在大院内遇上四处走动的李洪志、李瑞等人,想想这情景挺瘆人的。

不过,据鹿苑镇官网透露,龙泉寺大殿曾失过火,随后龙泉寺将其原来的木质构造改为水泥构造,李家三人的木偶是否后来变成泥偶,不得而知。

不管怎么说,活着的时候就能以“佛”的标准与李洪志同享弟子香火供奉,不得不说李瑞无论在李洪志面前还是在“法轮功”内部,地位非同一般,“师母”一词并非浪得虚名。

享受“女王”待遇

在中国传统观念和做法中,徒弟视师如父、侍师如父并延及师父的配偶,现代社会的一些技艺需日常习得传承的领域,仍保留这种观念和做法,亦无可厚非。

今天,即使一些领域保有这种观念和做法,也不会过分逾规,比如拜师的时候,可能会行跪拜敬茶之礼,但日常生活中在师父、师母面前掌握好态度、把握好身段即可,同样严师尊、慈师母,也是中国传统师徒关系的普遍写照。

不过,李瑞除了高居庙堂的自身木偶(或泥偶)享受弟子们的顶礼膜拜之外,人间凡身在日常生活中同样享受着“女王”级待遇。

据虞超透露,在龙泉寺内,吃饭时候,弟子为李瑞端来食物,会“单膝下跪”奉上。这种动作,是当事弟子自愿,还是李瑞自己要求,虞超没说,不过虞超所说的在“法轮功”内,存在李洪志等人精神阉割弟子和弟子自我阉割这两种情形,有些弟子就是“太监”,所言不虚。

悍妇赌徒

同李洪志一样,李瑞现在也年届七旬。按说这个年龄,应该是含饴弄孙的时候。不过,独女李美歌是否已婚、是否生儿育女能让李洪志和李瑞当上外公、外婆,没有确切信息来源。

不过,从李洪志和李瑞的“业余”爱好来看,夫妻两人平常确实很“清闲”。

据虞超透露,李洪志喜欢打扑克并且成瘾,尤其是在神韵外出演出的时候,会叫上神韵管理层中的一些心腹,形成一个固定圈子彻夜通宵打牌,对神韵演出造成很大的影响。神韵负责人刘伟,就经常带着“侍主老臣”的疲惫和洋洋自得告诉别人:“你们知道,晚上的时候是不属于我的。”而李瑞也有一个打牌圈子,同样是通宵打牌,第二天需要补觉。然而,神韵演员有时需要上场演出前排练,有时不得不在所住的宾馆大厅里排练,排练时的动作和声音自然而然会影响到李瑞的休息。据虞超讲,李瑞冲出房间,跑到演员们面前大骂,令演员们面面相觑,而这些演员大多是单纯的未成年人。

李洪志和李瑞都是打牌成瘾之人,熟知打牌的人都知道,如果不带“彩头”,单纯打牌是无法提起人们特别是年届七旬的老人长久兴趣的。至于李洪志夫妻是不是通过打牌让一些管理“项目”的弟子,送回扣给自己,从李洪志和李瑞的秉性看,当然不排除这种可能。

▲美国《纽约客》杂志的漫画将神韵演出讽刺是李洪志的牵线木偶

管理方式:挑拨离间

在“法轮功”的神韵艺术团中,很多是年轻的女演员,当然相貌气质也在平人之上,作为“妻管严”的李洪志,不便于插手管理,管理大责自然也落在了李瑞身上。

据虞超透露,李瑞的管理办法很直截了当,就是挑起演员之间的相互戒备、相互不信任,从而分而治之。李瑞会把某一位演员叫到一边,告诉这位演员说:“很多学员反映你是修炼最差的。”如果这位演员不承认自己最差,李瑞会继续问道:“那你认为谁最差?”一些正当青春叛逆期的演员会回怼道:“我不该这么想别人(是否修炼最差),我不觉得在修炼中可以判断谁是最差的,我觉得作为一个修炼人不该这么想。”

李瑞在“法轮功”和龙泉寺的所作所为,自然会引起一些人的看法不满,尤其是很多神韵演员,正处于青春反叛期,他们很多是受修炼“法轮功”的父母强迫到龙泉寺学习跳舞的。他们亲身在“法轮功”和龙泉寺内的经历,与父母想象中的“法轮功”天堂大相径庭,这种阅历也逐渐让他们明白,在他们的转瞬即逝、收入极低的舞蹈生涯结束后,面临两种选择,一是极少一部分已被李洪志等人驯化的,或留下来替“法轮功”的所谓学校继续培训演员,或由李洪志李瑞夫妻二人指婚嫁给那些与社会脱节的年老弟子为妻,二是及早脱离“法轮功”和神韵的控制,回归正常社会,步入正常生活。

正是这些具有叛逆精神的原神韵和现神韵演员,越来越多地向外界包括通过虞超等人曝光“法轮功”老巢龙泉寺和神韵艺术团的重重黑幕,使得我们这些局外人能一窥像李瑞这样“藏镜人”的种种行径。

▲戒备森严的“法轮功”老巢龙泉寺,年轻神韵演员一旦入内,衣食住行都受到监视

让“宇宙主佛”李洪志“朝令夕改”

虞超等人和神韵部分演员对李瑞等人行径的曝光,在“法轮功”内部引起了轩然大波,使得李洪志不得不做出回应。

2023年9月13日,李洪志抛出“新经文”《正确对待师父家人》,声称“除师父外,皆为大法修炼人,都负有度己救人、助师救众生之使命”,并称“特别是不当的恭维就是在害师父家人。还有人把师父家人当师父一样对待,还有人给他们钱财等物”。李洪志本想堵众之口,不料话说过头,如此一说恐怕会灭了李瑞在“法轮功”内的威风,断了李家在“法轮功”内的财路。

本该是覆水难收,不过李洪志很快找到了补救办法。10月26日,李洪志又以“明慧编辑部”名义,抛出《把自己当修炼人要求自己》一文,称“有些学员在如何对待师父现世家人的问题上,从之前的用人心恭维等言行表现,转到了用人心对待的另一极端”,“师父没说自己家人都不对了,只是纠正个别学员做事不象修炼人”,并把责任推给普通“法轮功”信徒,“大家不要因为自己的言行不当而给师父制造麻烦,而是要在法中理解法,把自己当修炼人要求自己”。

不到两个月时间内,李洪志就把“字字珠玑”的“新经文”变成了“明慧网编辑部文章”,背后谁在推波助澜?李瑞深谙李洪志底细、有恩于李洪志,不乏存在把李洪志乌龟王八痛骂一顿的可能。而一桩本是李瑞惹出的祸端,最后到了李洪志这里,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倒成了弟子们的责任!各位看官,您说邪不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