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时报

首页  >> 南非要闻  >> 查看详情

团伙犯罪遍布南非各个角落,多元化威胁国家安全

2022-09-22 09:45:15 来源: 非洲时报 阅读 (17369次)

Rapid surge in organised crime an 'existential' threat to the state, report  finds | Fin24

一份全球性的调查报告显示,南非的黑社会犯罪(有组织犯罪)数量正在不断增加,将来会威胁到国家的安全。

这一机构主要是调查有组织的黑社会全球交易性犯罪行为。他们表示,黑社会犯罪已经对南非国内的制度、经济以及人民构成了威胁。南非日常发生的很多案件,实际上都和有组织的黑社会犯罪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该机构的调查报告指出,南非的敲诈、绑架、有组织的抢劫、有组织的暴力活动、腐败、盗窃以及破坏基础设施、非法采矿、中巴车相关的暴力犯罪、野生动物的盗猎以及鱼类的盗捞、网络犯罪、经济犯罪等等,与有组织性质的黑社会犯罪有着密切的关联。

除此之外,南非与枪支和毒品有关的黑社会犯罪数量非常多,与黑社会有关的人口拐卖犯罪数量也为数众多。

报告对南非的黑社会与国际黑社会网络之间的关系进行了探讨。在非法毒品和枪支贸易领域,黑社会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除此之外,一些新兴的犯罪模式,包括敲诈、盗矿、盗窃基础设施等也对南非的经济和国家制度构成了非常严重的破坏。

除此之外,南非的敲诈犯罪非常普遍,几乎已经波及到了社会的方方面面。

在此之前,敲诈犯罪主要是活动在夜总会等需要黑社会势力涉足的行业。而现在,敲诈犯罪已经进入了很多普通行业,包括开小商店的店主、做小生意的社区成员等都可能成为敲诈的对象。而敲诈的战利品,除了现金之外,也包括了商品服务等等。

敲诈犯罪对人们对警方和政府的信心构成了非常严重的影响。在开普敦的一些郊区,就算是在街头卖烤肉或者销售服装都有可能会遭到敲诈,而在比勒陀利亚的一些地区,名为博科圣地的黑帮犯罪分子的敲诈行为在当地社区引发了人们的恐慌,居民和小商店的店主都会遭到敲诈,而且敲诈分子随身携带枪支,让人们感到非常危险。

在豪登省,一些持枪的犯罪分子原本是威胁社区的灾难,然而他们又摇身一变变成了所谓的保安公司,开始“保护”自己的客户。而在夸祖鲁纳塔尔,一些在当地注册的所谓的商业论坛对各种合同承包商、尤其是建筑领域的合同承包商进行敲诈,强行要求从合同款项中分一杯羹。国际调研人员指出,这实际上就属于黑社会漂白的模式。这种情况看上去,是把黑社会活动转为合法化,但其实对南非的经济发展仍然是弊大于利。

除此之外,另一种常见的犯罪模式就是绑架。最近一段时间,绑架犯罪的数量大幅度增加,尤其是瞄准高收入群体的绑架,其背后很多都是外籍人士运作的黑社会。他们的活动不仅仅存在于南非,也存在于包括莫桑比克在内的国家。虽然在南非实施绑架的往往是本地犯罪团伙,但实际上这种犯罪团伙与外籍的黑社会力量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南非的另一个数量大幅度增长让人非常担忧的犯罪,就是盗窃关键性的基础设施。这其中,铜电缆因为在国际市场上能卖出好价钱更是盗窃的主要对象。针对基础设施的盗窃犯罪犯罪分子,也可以划分为不同的团伙,这当中有从事大范围盗窃的犯罪团伙,还有专门为他们进行销赃处理的废品收购商。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犯罪团伙主要负责把这些盗窃来的东西从南非运往中国,而中国也是全球最大的铜类产品消费者。

报告显示,南非的盗矿非常的猖獗,而且数量呈现出不断增长的态势。研究人员认为,在南非,存在着大概三万名盗矿者,他们盗矿的主要对象包括黄金、钻石、铂矿以及铬矿等。这一领域的犯罪分子技术非常熟练,他们和人口拐卖、非法枪支、洗钱等犯罪都有着密切的关系。这一类型的犯罪也对私营领域的经济体构成了非常严重的影响,并导致政府损失了大量税收。

有组织的抢劫案件,包括运钞车抢劫案件以及入室抢劫案件也是南非面临的最严重的威胁之一。因为这种犯罪,让人们生活在恐慌之中。报告指出,南非的运钞抢劫案数量可以说已经到了令人震惊的程度,而且运钞抢劫犯罪团伙的分工非常明确,有的人专门负责战斗,而有的人负责驾车逃跑,有的人作为内鬼为他们采集关键的信息,以便他们能够作案成功。

2018~2020年,运钞抢劫案的数量增长了35%,而2021~22财政年度,运钞抢劫案的数量又增长了25.6%。

中巴暴力似乎看上去没那么危险,但实际上中巴行业的暴力犯罪和很多犯罪模式,包括洗钱、非法枪支、雇佣杀手等等都有着密切的关系,这也是整个犯罪网络的缩影。